他英语说不溜苦造人工智能翻译机 专帮出国游客打车搭讪写游记 获

2017-06-08 12:51

  从本科阶段的四六级考试起,语言就一直是他的一道坎,像门神一般,卡在他近20年来的每一步。后来的创业过程中,他处理跨国业务,还得靠同事出面当“传声筒”,自己则在一旁插不上话,难堪地冷汗直流。

  2015年,公司挂牌新三板,业务趋于稳定,关磊再度燃起创业的念头。这次,他希望做一款翻译机,利用人工智能技术针对口语做语义理解和翻译优化,通过硬件和App把中文翻译成不同语系的语言。

  去年7月,在关磊将分音塔科技注册完毕的同时,“准儿翻译机”完成迭代。通过翻译机,C端用户不论是在街头打车,还是在酒吧搭讪,都可直接与外国人对话,省去交流过程中的尴尬。

  2011年冬,意大利罗马机场柜台前。关磊一边势,一边用不流利的英语沟通。说了半天,机场工作人员都听得不耐烦了,冲他直挥手:“Next!”他急得抓耳挠腮。

  当时关磊的签证已在到期日。他本预定了前一天的航班,却因欧洲雪灾取消。他托国内同事帮忙改签后,又因语言不通走错了机场。若非遇到留学生帮忙,他很有可能被滞留异国,落个的。

  关曾因英语四级不及格而面临无法毕业的处境。2004年,他在大学读MBA时与几位同学共同创业,与老外的合作又成了难题。

  这时,他想起了校友张明。张曾就职于某老牌人工智能公司,做自然语言处理。两人曾于2014年聊起过此事,彼此想法很契合。

  他们都认为,要完成跨语言沟通,不能只做到字词句翻译的程度,而要结合使用场景实现内涵的传递。但当时由于双方工作繁忙,项目一直未能成行。

  他们总结了工智能创业的三个前提:有具体实现场景,满足用户真实需求;市场要足够大,切入点可以小;人工智能技术要能和实际需求衔接上。

  两人用了4个月做市场调研。其中很大一部分时间,他们都在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。“不同领域、不同年龄段,有的是意见,有的是直接用户,还有B端渠道商,也包括央企甚至机关人员。”

  一圈下来,他们挖掘到很多需求点,都很振奋。两人总结后认为,单纯依靠App很难解决用户在沟通过程中的便利性需求,需要软硬件结合。

  于是,他们找到了第三个合伙人李磊。李曾在富士康担任产品经理和项目经理,有8年的硬件生产和供应链经验。

  在三人的合力之下,研发进度很快。7月,在分音塔科技注册完毕的同时,翻译机样机面世。“样机很简陋,是个很笨的黑盒子。”

  样机一出来,关张李三人就找来两个初到中国、不懂中文的美国人试用产品。双方聊了两个多小时,美国人特别兴奋:“第一次和中国人聊这么长时间。”

  据《中国出境(城市)旅游消费市场调查报告》显示,在海外旅行中,高达91%的中国游客受语言不通的困扰。对大多数入境游客来说,情况也类似。

  从去年7月到今年年初,团队多管齐下。他们一边调研用户在旅游过程中的具体场景,一边针对日常口语做语义理解和翻译优化,同时还在开发App以及调整AI接口的软硬件适配。

  产品包括翻译机硬件和App,主要针对旅游口语场景。其利用人工智能技术,在理解用户语句含义后,输出经过优化的翻译,并依用户需要按相应语言发音。用户可选择单机、对讲两种模式与他人交流。

  比如在美国打车,用户需要告知司机目的地信息。这时用户可选择单机模式,用中文对准儿翻译机说出地址,翻译机可自英语说出地名。而如果用户在酒吧搭讪,则可将翻译机交给对方,自己则对手机App说话,从而实现双方的无缝对话过程。

  据他介绍,准儿翻译机在中英互译上的准确率为92%,中日、中韩、中泰则在80%以上。他还说,市面上的同类产品,对应的准确率分别是90%和70%左右。

  关磊举例道:“比如我到了法国卢浮宫门口,对着产品说,这个是华人设计的,很骄傲。等走到蒙娜丽莎的画像前说,真的很漂亮,微笑始终对着我。到了吃饭时打开App,刚才所说的会自动转变成文字。”

  这个功能主要针对用户写游记的需求。据关调查,80%的游客愿意写游记,但仅有不到20%人会写。他说,该功能已可在产品上实现,将在7月通过自动推送升级实装。

  目前,分音塔科技已获东方国狮轮投资。项目已签约30多家经销商,还有120家洽谈中。准儿翻译机产品零售定价在988元,将于本月23日上线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