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译:毛方言难懂爱讲谚语(图

2017-10-14 21:39

  在互动环节,现场的大学生们最感兴趣的就是,在身边做翻译时,施燕华对这位国家领导人最深的印象是什么?

  对于大学外语专业的学生,施燕华以自身经验提了一些学习的:“当时我们读书时是比较重视英国文学的。你要想把英语学好,文学基础还是很重要的,外国文学书上的内容都是有场景的,这样你就可以知道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什么样的词。另外就是要看一点历史方面的书,比如说二战、欧洲的历史、欧洲文明的发展等等,这对工作也是很重要的。”记者 王晶卉

  施燕华,英文专家、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。她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到美国的,长期从事担任等国家领导人的口译,重要外交文件的英语定稿等工作。曾任翻译室主任、驻大使。

  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什么事情都能看得很透。我们每次见外宾之前,到了之后都要先汇报一下,他总是说你们的都看过了,如果没有新的就不要汇报了,结果没有什么新的,他就坐在那里抽烟,不吭声。然后就请外宾来,他对外宾都会有一个主题,对美国人有的时候讲的是科技方面的,另外一个就是问题。”

  施燕华说,虽然不苟言笑,但是很有人情味。“我们出国访问,一些小孩子来献花,他总是要亲他们的额头,他特别喜欢小孩子。他还很尊重对方的习惯。有次去新加坡访问李光耀,新加坡说李光耀对烟草过敏,希望不要抽烟,我们也同意了。但是新加坡还很担心,在会谈厅的上方装了个抽油烟机。但是烟瘾这么大,三个多小时硬是没有抽。”

  “当时正值,我们受到的教育是美国人很坏,是帝国主义。当时有两个,一个是‘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’,第二个就是‘美帝国主义和一切’。记得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席位,当时毛说要去,的领导有一点胆怯,说现在不能打无准备之仗,毛说现在形势不一样了,洲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,说一定要去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当时我们想,如果过去的话都变成杨子荣了,纽约是一个虎穴。”

  “其实最初我并不想考外国语学院,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国家需要,来上海招生,我就通过考试进了外国语学院。毕业之后也是阴差阳错,我念了研究生两年之后,遇到,学校都瘫痪了,一看,我们英语系一共四个研究生,就把我们弄到了翻译室。”施燕华笑言,她的人生当中有很多的偶然性,在偶然性当中也有很多的机会。

  有学生问,理工科的人能不能去?施燕华说,实际上现在里面有很多理工科的人才,因为涉及的面很广,比如说的资源、南极的开发等,既涉及到法律还涉及到科技知识。

  让施燕华最头疼的还有印度的英语。“他们讲的非常快。施燕华说,所以英文翻译对中国人来说不仅要懂很多地方的口音,还要懂很多南亚、非洲的各种各样的口音。

  施燕华做过的随身翻译,觉得他的四川话还是比较好懂的,不过比较喜欢用一些民间的谚语,给翻译带来不小的挑战。“比如有次说到美国的中东政策,认为是‘驴驹子推磨’。我听了几次都不懂,后来旁边有一个陪同的司长告诉我说是‘小驴子推磨’,我才明白,原来是说中东政策原地打转的意思。”

  端庄的举止,和蔼的笑容,一身朴素的打扮。昨天,由中国日、可口可乐大中华区与南大联合主办的“思享汇·畅爽未来系列论坛”上,施燕华的出现让现场的大学生们如沐春风。这位经历了中国多位领导人不同时期的翻译家,没有半点架子,娓娓道来在领导人身边做翻译的有趣往事。

  初到翻译室,施燕华遇到不少窘事。“记得1965年底,巴基斯坦总统访问中国,我要翻译一个国宴的菜单,没想到宴会上一道菜端上来后,巴基斯坦的总统在那里笑。后来我发现里面有一道菜叫罐闷鸭子,我把它翻译成了‘受伤的鸭子’。我的一位老师看到之后就问我说为什么这个鸭子受伤了?我感到。”施燕华说,“我的一位前辈说他搞了一辈子的外交翻译,常常为了是逗号还是句号而苦恼,所以外交翻译要求非常的精确,所有的字都是要经过斟酌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给毛做过翻译,不过我知道他的湖南话很难懂。有一次毛说‘美国的飞(灰)机到处飞(灰)’,一个老翻译怎么都听不懂,后来还是别人帮忙才听懂的。”施燕华说,当时对于翻译来说,不管是中国的地方口音还是外国的英语,两边都要翻,还是很困难的。

  “飞机快到纽约的时候,机长告诉我们,肯尼迪机场有400多名美国记者等着我们。到了肯尼迪机场上空,我看到下面的停车场到处都是小车,当时觉得很稀罕很好奇。在候机厅大楼的前面,很高的一排梯子,美国的记者都在那边,拼命想提问题,而我们当时不愿意回答问题。”施燕华说,美国记者当时最关心的就是中美关系,中国第一个代表团到美国后对中美关系会有什么影响。“我们就这样来到了美国,大家没有想到美国人对我们的兴趣特别大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  施燕华说,对翻译也很关心。“记得访问泰国和马来西亚时,我的是在三十几桌,领导的位子在第一桌,我只好坐在后面。看我没法吃东西,一会儿给我一个面包,一会儿给我一个苹果,搞得我很不好意思。”

  施燕华给、等领导当过翻译,历经多位领导人的不同时期。这项工作表面上很风光,但对她来说,经常会有难堪的时候,方言首先是个坎。

  说起其他领导人的口音,施燕华也是了如指掌。“周总理倒没有什么,他说话有逻辑,而且口音不难懂。是湖北话,开始的时候我感到有一点困难,后来慢慢就熟了,所以他很长一段时间点名要我翻译。的话很难懂,他是山西话带一点河南话,有的时候就完全要靠别人帮忙。还有,他的普通话不是普通话,而是广东话。”